语文 改变 国家 命运

 

语文 改变 国家 命运

前言

秦始皇 空前伟大的 书同文 改革 对 国家命运 产生 难以估量的 影响。但是 这毕竟 是 两千年前的 创举。 在 语音可控 时代的 今天,进行 字母表音化的 语文改革 将同样会 产生 巨大和深远的 影响,让 中国人 和 他们的子孙 能够 创造出 丰硕的 物质和精神 文明,为 人类幸福 和 世界和平 作出 更大的 贡献。

超前 大国的 衰落 

中国 是个 超前发达的 文明古国,五百多年前 却被 文艺复兴后 崛起的 西方文明 赶上 和 超越了。《清明上河图》展现出 令人 赞叹不已的 繁荣社会。 但从另一角度 看来,为什么 高度繁荣的 社会发展 竟然 陷于 超越千年的 停滞和衰落 呢?问题 到底 出在哪里?反过来 看看 美国,只需要 两百年 便把 一个原始大陆 发展成为 超级强国。原因 又是什么?本文 要 阐明,语文 优劣 是 关键 之一。 首先 必须指出,语文是 国家富强的 必要条件,而非 充分条件。 美洲大陆的 资源 和 自然环境 跟 使用 优越语文的 人民 结合起来 构成 大国崛起的 充分条件。好些 中国学人 在 改换 工作语文之后 也取得 卓越的 成就。这可以说是 出洋留学 和 外语热 历久不衰的 原因之一。有人认为,掌握 外国的 先进科技、管理技巧 和 规章制度,就可以 克隆出 西方的 崛起。 这是 片面的 看法,没有 洞察到 西方人 是在 高效字母语文的 基础上 富强起来的。今天 美国 市值超过 千亿美元的Microsoft (微软) 和Google (谷歌) 等公司的 核心技术 和 服务内容 都涉及 语文。英文的 适用范围 早已经 从‘人际’、‘人机’发展到‘机机’等领域,而 以英文为基础的 电脑编程语言 和 机器语言 成为 生产力发展的 重要工具。 谁 掌握 植根于语文的 信息技术,谁 就能够 拥有 巨大的 操控力量。如果 把 整个 国际社会 比喻为 人的 机体,掌握 信息技术的 大国 发挥 大脑功能,让 其他 国家 充当 手足,从事 层次较低的 劳动。

三大 符号 系统

文艺复兴 之前,欧洲 尽管 拥有 字母、数字和音乐 等三大符号系统,但由于 神权统治,普罗大众 缺乏 学习 和 使用 这些‘语文’工具的 机会。自从印刷术 打开 知识大门 以后,欧洲 进入 文化艺术 蓬勃发展的 文艺复兴时代。 三大符号系统 是 创造物质 和 精神财富的 工具。 中国古代的 指南针、火药、造纸和活字印刷等 四大发明 都是  心灵手巧的 产物,跟 符号系统 没有 什么 直接 关系。 由于 地理 阻隔 和 保守的农业文化,西方 三大符号系统 很晚才传入中国。 令 古人 感到骄傲的是,天朝大国的 瓷器、丝绸、茶叶、工艺品等 精美物产 长期 畅销西方。如果 不是 后来 遭受 列强 侮辱性的 侵略,国人 委实 看不起 洋人的 雕虫小技,但是 成败 往往 取决于 细节。 在 回应 西方的 巨大挑战 时,清代学者 张之洞 笼统地 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 变革主张。 问题在于,如何 解决 体和用的 冲突。时至今日,许多人 仍然 认为 中国语文 是 不能抛弃的 体,是 民族的 象征 和 灵魂。 而 从字本位 文化观点 出发的 语文教学举措 更与 语文科学 背道而驰。 至于 数字和音乐 符号,也经历了 相当长的 吸收 过程。 在 吸收 外来文化 方面,日本的 经验 非常值得 借镜。 鉴于 发展 是 硬道理,中国 应该 在 洋为中用 和 维护固有文化 之间 作出 适当的平衡和选择,而 不应 固步自封 或 崇洋媚外。

 小农经济 和 数字化 管理

中国 是个 农业大国,长期 维持 自给自足的 小农经济。 农业 社会 文化 不发达,农民 不需要 读书识字,教育 基本上 为 统治阶层 服务。 汉字 尽管 繁难,但仍能 勉强配合 农业社会的 需要。 宋朝 王安石的‘青苗法’试图 在 农作物 青黄不接 期间 贷款 给 生活 陷于困境的 农民,约定 秋收后 还款。这项 解决 农民 燃眉之急的 利民 措施 如果 成功,很可能 成为 银行事业的 先驱。但‘青苗法’的 实际运作 困难重重,除了 遭受 高利贷等 既得利益者 反对 之外,如何 管理 账簿 和 追收 贷款 呢? 记录 成千上万 农户的 账簿(农民 多 不识字)很难 有效地 查找 和 管理。 日子一久,账簿 便会 变为 混账。 这 正好 突出 说明 汉字 不利 记账 管理,不利于 需要 大量文书的 商业 活动。 本来就 不懂管理的 地主阶层 自然倾向于 享受 美食 和 美色,尽情地 陶醉于 琴棋书画的 优雅闲适生活。唐诗 让 汉字 发挥 令人遐想的 美态,易懂的 文字 后来 却被 科举制度 和 舞文弄墨的 士大夫们 弄得 繁琐不堪。经过 几千年的积淀,汉字 越来越成为 字数 繁多、表音差、无字定序和有字无词的 繁难文字。 民国初年 的 白话文和注音运动 以及 新中国 的 简化字和汉语拼音 文字改革 都在  一定程度上 弥补了 汉字的 缺陷。 尽管如此,汉字 衍生的 社会乱状 层出不穷,增加 人们的 焦虑 和 烦恼。

从 现代 社会管理科学的 观点 看来,数字化管理 需要 语文的 配合,需要 有 关键词,以便利 使用 关系数据库(Relational Database)。 笔者 才疏学浅,没有 探讨过 可能 和 语文及文化 有关的 亚细亚 生产方式。 希望 有更多 经济学家 和 语文学家 进行 跨学 科研究,深入地 探索 语文 和 经济发展、生产模式 以至 社会制度 之间的 关系 和 相互作用。

 为什么 中国 缺乏 创新

大家 也许 都认识到 创新 和 research 关系密切。 中国文化 没有 跟research 一词 贴切地对应的 词汇。 现在 大家 习惯地 把research 理解为 ‘研究’,但 两者之间的 词源和理念 差别甚大。‘研究’的 原意 指 通过 研磨物质 来探索 其特性,相当于 神农 尝百草 来探索 其药性。全部 过程 跟符号系统 无关。 英文的search和 神农 尝百草 相类似,但research却 包含 从前人的 记录里 找寻有用经验 和 值此 选定 未来探索对象的 意思。 中国 有个 成语:‘踏破 铁鞋 无觅处,得来 全不 费工夫’。 实际情况 往往 是:既然 无觅处,找也无用,倒不如 干脆 另起炉灶。而 所谓‘得来 全不 费工夫’只不过是 自欺欺人的 侥幸之言,全无 规章法则 可言。寻觅 已经 这么难,还要去 再找寻 吗? 研究 反映 直截了当的 体验,身体力行地 掌握 有用的 经验和知识。不依靠 前人的记录 往往 不得不重复探索,耗费 大量时间。有人 概括地 指出,中国 每一代人 都 在重复 前人的 探索,努力从事 低水平的 研究。如果 能够 适当地 掌握 前人努力的 成果,便 可以在 其基础上 进行 更深入的 研究,就可望 取得 创新 和 突破。 有人 感叹说 中国 起步迟,需要 迎头 赶上先进。 不以为然者 则说 中国 其实  起步很早,曾经 长期 领先,只不过 停顿下来 罢了。从 个人 发展 历程 看来,语文 影响 培育人才 所需的 时间,语文学习 类似于 电脑的 启动(bootup),大脑 必须 先掌握好语文 才能 进一步 工作。繁难语文 推迟 展开 有效工作的 时段,而 就个人而言,的确 存在 起步迟的 情况。这 恐怕 是 推动  重文轻语书 同文改革的 秦始皇 所 始料不及的。再 加上 古人 平均寿命短  和 过分 尊师重道 和 墨守成规的 文化传统,终于 孕育出 缺乏创新的 结果。就以 中国 医药 为例,中医 习惯 以《皇帝内经》和《本草纲目》等 古代 名著 作为 理据。这 令人 感到 中国 医学 长期 缺乏 创新和突破,无法 取得 崭新 成果 和 修正 前人的 错误看法。例如 中医 过分 强调 肾功能,忽略了 诸如 睾丸和性荷尔蒙的 作用。鉴于 西方 医药 科技 正在以 每三年 翻一番的 速度 迅猛发展,中医 理应 吸收 外国医学的 成果,采取‘科哲为体,中西兼用’的观点[1],  把 中西医学结合起来 成为 更加有效的 新医学。

几个 鲜活的 语文 困扰

银行 汇款 困难 — 笔者 工作的 公司 最近要 汇款给 一些 国内的 外包工,结果 发现 五位 收款人 中 有两位 被 网上 电子银行 以‘输入 收款人 名称 不正确’为理由 拒绝 办理[2]。 她们的 姓名 分别为 康肸(Kang1Xi2)和 李頔(Li Di2)。这件 发生在2011年9月3日的事 令人 感到 困扰 和 无奈。到底 问题 出在 哪里呢? 估计 已经采用 实名制的 国内银行 需要 用身份证 开户口,而 发证的 公安机构 显然 能够 处理 两人的 姓名。 那么 银行的 电脑 是否 采用 字数 范围较小的 字符集 呢? 语文 关系到 经济 活动。汇款 失败 令收款人 无法 获得 酬报,最终 甚至 可能 影响 包工 业务。香港 银行的 姓名 字母化 办法 也许 值得 国内 同业 借镜。

银行资料无序 — 中国银行 在 昆明的 众多支行 被无序地 排列在 6 个分页中。笔者 要找的是 理工大支行。 由于 看漏 而 找不到,心中 颇感 焦虑。 反复 查找后 终于 侥幸地 在第一页里 找到 该支行。 附上的 支行表 [3] 显示 名称 不按照 拼音 或笔画 排列的 情况。 如果 支行 按拼音 排列 的话,不是 方便得多吗? 笔者的 一位 已故 朋友,尹斌庸先生,长期 在 北京语言应用研究所 从事 拼音 研究。 他 感叹地 对 笔者说,中国人 拿着 拼音‘金饭碗’去 讨饭。银行支行 无序排列 是个‘讨饭’的 好例子。 笔者 估计 中国银行 北京支行数目 肯定 超过6页,查找起来 如何是好 呢? 中国的 银行界 早已 引入 诸如SWIFT等 迅捷 查找 编号,但 不知何故 弃而不用。

图书 无序 上架 – 不久之前,笔者 到 香港 三联书店 去购买 张维迎教授 著的《市场的逻辑》。  服务员 很快就在 电脑上 找到 该书。 我 请他 跟我 一起 到书架去 找书,结果 费了好些时间 还是 找不到。 如果 不是 我后来 侥幸地 发现 该书,书店 便会 无书可卖 而 我 则 无书可看。 回想起来,从 放置无序的 物品中 找寻 所需,不但 浪费 时间 而且 往往 令人 感到 焦虑。克服 汉字 无序的 拼音排序 是个 有规可循的 好方法。书店 最好 能够 按书名拼音排序 上架。 以《市场的逻辑》为例,应该 根据 拼音书名《shichang de luoji》来 把书 放到‘S’行列。国家 出版局 应该 规定 书籍 必须 附上 拼音标题 以便利  上架和查找。万一 买书人 就算 不懂 拼音,也可以 请 懂拼音的 服务员 帮助 找书。 从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 观点看来,很难 理解 书店老板 为什么 不采用 如此有效的 查找办法。

办事 困难 – 笔者 一位 外国 朋友说,多年前 他到 北京 一个居住单位 找朋友,结果 接待员 耗费‘半天’时间 才找到 他的 朋友。 它 接着说,当 他到 纽约 联合国 总部 找我时,咨询员 只需要 几秒钟 便找到 和 接通电话。 几年前,笔者 打电话 到 北京 燕京医院 找 住院的 朋友,接线员 说要 亲自 到 医院 查找,也许因为 检索困难 的缘故。 我们 也许 习惯 在地址簿里 按字母 排列亲友的 电话和地址。 但好些人 却把 亲友的 电话和地址 随便地 记录。日子久了 连自己 也忘记 写在 哪里,需要 前后 翻查,相当麻烦。理论上 人们 可以 按 汉字笔画 记录,但由于 买不到 如此设计的 地址簿,这样做 的人 大概 非常少。 笔者 比较过 微软 技术 书籍的 英中文版,发现 中译本 删掉 英文索引。 没有 索引的 科技书籍 肯定 给用户 带来 严重的 使用 障碍。 索引 是research 的 关键性工具,否则 如何 查找资料 呢? 在 中国 科技论文 发表数量 名列前茅的 今天,大多数 论文 用 英文发表。这 反映 中国 科研人员 以 英文 为 工作语文的 情况。重视 索引问题 的 有关当局 应该 提倡 使用拼音 来编索引。

不分词的 问题 — 最近 网上流传 一个‘烘手机’笑话 [4]。 照片中 几个 大陆游客 在 烘手机 下 烘 手机。 该机附有‘Hand Dryer’的 英文字样。由于 汉字 不分词,烘手机 完全可以 读作‘烘 手机’,因为 ‘手机’是一个 流行词。 这个 笑话 说明 汉字 不分词 不仅会 闹笑话 而且是 信息技术的 拦路虎。 对于 无歧义的 常态句子 分词 也能极大地提高 阅读效率。 因为 我们 在阅读 不分词的 文句时,需要 进行 不断分词 和 组合词组的 脑力劳动(这一点 洋学生 会感到 特别 困难),而 分词则 省掉 这个 程序,让 人们 能够 快速地 阅读。 在进行 人机对话 或 机器翻译 时,电脑 无法分辨 有歧义的 汉字输入。例如,无法 分辨‘环院长跑’到底是‘环 院长 跑’还是‘环 院 长跑’。 电脑 在从左向右 自动切分 汉字时,会把‘生产和服务’切分为‘生产 和服 务’,把‘和服’作为一个词 切分出来。看来 如果 要 彻底 克服困难,有必要 由作者 主动分词。

语文工具

俗语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高效 语文工具 有助于 发展 生产力和 繁荣 经济,进而让 国家富强起来。友人 姜玉星先生 贴切地 把非字母文字 和 字母文字 比作 冷兵器 和 热兵器。 洋人的 热兵器 曾经 令 中国 濒临 覆灭的 边沿。 如果 有人说 只要 国家强盛,传统的 大刀长矛 将会 发挥威力,大家肯定会 不以为然。 然而,二十世纪 九十年代里,曾经有 香港知名人士 提出 汉字 将在二十一世纪发挥威力的 说法。 他 似乎 不顾 语文的 工具性,一厢情愿地 认为 只要 中国 崛起,汉字 就会 发挥 威力。作为 一种 工具,汉字 无法 用于 编程设计 或 充当 机器语言,它的 非字母特性 肯定 需要 利用 适合 键盘 操作 的 字母数字 来进行 编码输入。 汉字 除了 学用困难 之外,其与 字母文字 格格不入 的 特性 令它 很难同 世界语文 接轨。 必须指出,语文 在信息时代 具有 空前的 重要性。 语文 关系到 众多领域,其中包括 教育、科研 和 生产力发展,涉及 工作效率,资讯的 取得和利用。

出于 为中国的 繁荣富强 和 可持续发展 打下 牢固基础的 愿望,笔者 衷心 盼望 中国 语文学界 能够 克服 错误的 字本位 观点 和 扭转 拼音教学 从使用 词化拼音 倒退到 音节拼音的 情况。 有必要在 全国范围内 认真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5] 和 促进 语文现代化。有人 以‘学了拼音仍然是文盲’为理由,反对 拼音 辅助 汉语教学,他们 也许 不知道,‘不懂拼音会成为机盲’的 道理。 我们 在促进 语文现代化 的时候,最好 采取 功能 添加法。考虑到 人们的 键盘 使用习惯,IBM在设计 电脑键盘时 保留了 传统的QWERTY 键盘,只增加 为 电脑操作 所必需的 新键。 鉴于 语文 是 文化承传的 超稳定系统,传统 汉字 就像 英文键盘 那样,尽管 不如人意,但却 不易 改变。 国家 语文规划机构 也许 可以 仿效IBM键盘 增添新键的 办法,设计 和 推行 符合 实际需要的 语文措施。 首先 应该尽量 利用 拼音 来解决 汉字的 学习和使用 困难,首先 应该着重推广  词化拼音辅助教学,拼音排序 和 拼音编索引 等。 下面 笔者 列出 在 语文现代化 方面的 一些‘增添新键’建议。

  1. 语文教学 恢复 行之有效的 词化拼音 辅助教学。词化拼音 帮助 学生 掌握 变调,确立 词为意义单元的 概念 [例如:天、花、天花 和 天花板等 分别是 意义不同的 词]。 词化拼音 便利 学生 使用 拼音汉字输入法 和 在网上 用拼音 查找资料 [Jiuzhaigou 九寨沟 是个 地理名词,Liuzhaigou 六寨沟 却不是,gaoxing高兴 是 汉语词,dixing 低兴 不是 汉语词]。 由于 网上 有 免费 自动 分词 软件[6],老师们 不应 再用 分词分不好的 托词 来拒绝 使用 词化拼音教学。
  1. 尽量 利用 汉语拼音 来减轻 汉字资料的 查找困难,尽可能 给书籍,尤其是 科技书籍 编制 拼音索引。中国 出版的《不列颠百科全书中译版》是 拼音词条检索的 成功 范例。 规定 新版书籍 必须 附有 拼音标题 以便利 上架和查找。
  1. 扩大 拼音的 应用范围,特别是  在 银行账户 和 街道名称 方面 应用拼音,以便利 银行业务 和 卫星导航。 鼓励 在 档案管理 方面 采用 拼音(汉字)关键词。
  1. 汉字 按词分写 有利于 查错 和 汉字 信息处理。笔者 在网上 看到  音节输入  产生的  诸如 ‘故息’、‘为来’、‘付败’、‘讨往’等 错误。尽管 每一个 汉字 都正确,但是 它们 是 错词。目前 全连写的 汉字串 不提供 词汇 信息,不易查错。有需要 提倡  汉字按词分写,拼音分词连写。 应该 看到,世界 语文 都是 分词连写 的,因为 分词 能够 提高 阅读效率、减少歧义 和 便利 查错 和 先进信息技术的发展(例如,谷歌的 网页排名 技术 PageRank technique)[7]。
  1. 鉴于 尽管 按词 进行  拼音输入 汉字,但 输出 汉字时 却 删掉 词信息,建议 拼音输入软件 提供 以 半格分词 来保留 汉字分词信息的 选择小方框。汉字 按词分写 还可以 准确地 进行 简繁汉字 转换。例如‘皇后 在 后面 吃 面条’ 可以 准确地 转换为‘皇后 在 後面 吃 麵條’。
  1. 鼓励 编制 拼音书刊 或 电子刊物,特別是 拼音漢字 對照刊物,它們可以 帮助 在中国 的 外侨 更加 了解 中国 和 协助解决 他们 生活上 遇到的 困难。 与此同时,也 便利 拼音扫除文盲 的 努力。

展望未来

强势语文 是 大国崛起的 原因 而不是 结果。期待 汉字 在国家富强后 发挥威力 是 不切实际的。 新生事物 也许 用处不大,但 前景 也许 不可限量。电磁感应 是 现代 电化科技的 基础,但当 发明家 法拉第Faraday 作报告后,有人问他 有什么用? 他 巧妙地 回答说,请问 初生婴儿 有什么用呢? 拼音的 情况也颇 类似。从 不学 拼音 有成为 机盲 之虞 看来,可以肯定,拼音 已经 发挥 很大作用,并且 将越来越 成为 不可或缺的 语文工具。语文利器 可望 促进中华民族的 伟大复兴,像 秦代的 书同文 那样 深刻地 改变 国家和民族的 命运。千里之遥始于足下,盼望 中国 领导阶层、学术界 和 人民群众 认真 关注 语文现代化,坚持 正确的 语文改革 方向。语文学界 和 IT 学界 应该 密切交流 和 合作,本着‘汉语中心、结合英文、增添拼法、一语双文’[8] 的原则,共同 为 中国语文的 现代化 而 奋斗。

作者:吴文超   Wu Wenchao  (Apollo Wu)

前 联合国中文翻译处 资深翻译员

香港 高威软件有限公司 主席兼总裁

香港 语文科技学会 会长

电邮:yukexue@gmail.com

电话:852 9238 4174

2011年12月4日

  注:

[1]  参看附件

[2]  见 附图HongShouji烘手机

[3]  附件Zhihang Paixu

户行详细名称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东风支行                Dongfeng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人民西路支行        Renmin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八一支行                Bayi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华山西路支行        Huashan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圆西路支行            Yuanxi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建设路支行            Jianshe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护国门支行            Huguo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环城南路支行        Huancheng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理工大支行            Ligongda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白龙支行                Bailong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翠湖支行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胜利广场支行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船房支行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西坝支行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金碧支行

[4] 请访问 语文科技学会的 网页 http://www.yukexue.org/jianti/index.php 打开 右边的 汉字-拼音 转换 功能 即可 输入 汉字文段 点按 [提交]。

[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http://www.gov.cn/flfg/2005-08/31/content_27920.htm

[6] 请访问 语文科技学会的 网页 http://www.yukexue.org/jianti/index.php

打开 右边的 汉字-拼音 转换 功能 即可 输入 汉字文段 点按 [提交]。

[7]  PageRank 网页排名技术 参看 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PageRank

[8]  笔者 提出的 原则,‘增添拼法’原来 是‘字母标调’,但 由于 标调 可有可无 (例如 读音为wo3 的‘我’应省拼 为 预设的 wo)旨在 增添 拼法,因此 改为 更贴切 的‘增添拼法’。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