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事略

錫輝生於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祖籍廣東博羅,父周福全,母林蓮,錫輝為家中獨子。錫輝滿月時,父親在九廣鐵路覓得貨運苦力的工作,舉家遷入羅湖村居住,此地毗連邊境,外人出入,需要申請禁區紙。由於在羅湖成長,錫輝性格深受鄉郊生活薰陶,終生對羅湖懷有深厚感情。周家家境貧困,錫輝少年時已開始幫助父母解決生計,在邊境為旅客挑擔行李過關,年節時在家旁的沙嶺墳場為掃墓者清理雜草、漆髹碑文,以換取打賞,又曾在粉嶺哥爾夫球場作時薪球童,屬於在成長時期經歷過貧窮的一代。錫輝於一九九七年被選為羅湖村村長,連任一屆,至二零零五年落任,任內並確立村長只能連任一次的規定。由於對羅湖懷有深情,而祖屋又在該處,錫輝退休後常回羅湖生活。
一九五七年,錫輝入羅湖料壆村光裕小學就讀,一九六四年升中試後,入上水鳳溪第一中學,中五會考後,轉到銘賢中學讀預科,一九七零年,考入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就讀於新亞書院。此時期國際風雲激盪,理想主義瀰漫,青年學生傾向進步,反帝、反資、反殖成一時風氣,錫輝亦深受影響,積極參與學運及社運,投入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保衛釣魚台、反貪污捉葛柏等運動。一九七一年和顏國明、劉振強組織內閣競選新亞學生會並當選,錫輝由是成為第九屆新亞學生會會長,領導同學關心社會事務並參與校政。其時大專學生由於見解分歧,逐漸產生「國粹」與「社會」兩個流派,錫輝比較接近社會派。一九七三年陳漢森在擔任新亞學生會會長一年之後有意再參選,力邀錫輝協助,結果組成「陳(漢森)郭(耀豐)周(錫輝)」內閣,並於選舉中當選,錫輝擔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當時中文大學的學制為四年,由於擔任學生會工作和參與社運,錫輝其間申請休學一年,於一九七五年畢業。
大學畢業後,錫輝受聘於上水喇沙中學,擔任教師,主要任教經濟及公共事務、英文及體育等課,並於一九九四年獲委任為校長。上水喇沙中學由於位處新界北區,學生多來自貧寒家庭,錫輝本有教無類精神,用心教導,深得家長、同事及學生敬重。二零零四年時學校內發生學生欺凌事件,欺凌片斷在網絡上流傳,錫輝認為作為校長對此責無旁貸,於是引咎辭職。錫輝在教育界工作近三十年,退休後仍關心香港的教育發展,對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發起的有關行動如爭取小班教學等,一直積極響應。
錫輝一生嚮往公義,崇尚自由,關心社會,熱愛國族,而且能坐言起行,當仁不讓。從大學時期開始,對於不平之事,都不畏權勢,敢於對抗。大學畢業後,錫輝參與林壽康、余惠萍、曾永泉等組織的青年學社,出錢出力,於工餘教導在職勞工。一九八九年北京民運及「六四」事件後,錫輝與一群大學校友及志同道合者在港組成民主大學,舉辦論壇、課程、研討會,出版書籍期刊,歷時十餘年,至二零零四年始解散。二零零六年時,中文大學在劉遵義領導下廣建書院,破壞原有體制,並放棄以中文作為主要授課語言,嚴重違反建校傳統,錫輝對此深感憤慨,於是與一群校友組織中文大學校友關注大學發展小組,對校政不是之處,發表意見,作出批評,錫輝並擔任小組的發言人。本書收入錫輝遺文兩篇,屬於此時期錫輝對中大校政的批評。
錫輝從少年開始,即熱愛體育,尤鍾情於武術和足球。青年時曾修練多家拳術,由一九八零年開始,錫輝隨廖建開學習太極拳,歷時十年;廖為楊式太極拳第四代傳人曾如柏入室弟子。錫輝自此對太極拳醉心不已,勤於修練,並進而學習太極刀、劍等。後經友儕一再敦促,開始教授太極拳,十餘年下來,估計學生近千人,在沙田第一城、教協、中文大學等均開設太極班,義務教授,不收費用。又每星期與一眾師兄弟切磋鍛練,風雨不改,於太極拳之教授及砥礪鑽研,錫輝都非常用心,直至逝世。曾如柏曾以曾昭然筆名著述的《太極拳全書》,刊行已久,市面上所見版本翻製粗劣,於是錫輝發心重排刊行,得各方協助,終於去年令該書再度面世,距原書一九六零年初版,正好半個世紀。近有友儕籌劃成立太極農莊,錫輝欣然出任顧問,可惜此事尚未完成,錫輝已仙逝。至於足球,錫輝亦一生熱愛,在新亞書院就讀時,即為書院足球隊成員,畢業後亦加入不同隊伍,時常參與比賽。逝世當日,錫輝正參加教育局舉辦之四角足球賽,觀其一生,可謂與足球結下不解之緣。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錫輝於何文田配水庫球場猝然離世,享年六十。
錫輝與夏淞於一九七六年結婚,夏淞為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中文系畢業生,畢業後於中學任教,夫婦同於二零零四年退休。長女周晴於一九七六年出生,與夫婿李景沂現居美國,育有雙胞龍鳳胎,男名李騰,女名李蓁。次子周海邦於一九八二年出生,現在港法律界任職。

周錫輝先生治喪委員會編纂 雷競璇執筆